未分类 - 一人一个部落 转到正文

一人一个部落

又一个 泡网博客新版 Blog

存档

分类: 未分类

随录

Jul 24

身边有两个抑郁症同事,一个轻度,一个中度,中度的那位,要靠药缓解。他们在平时的生活中,都看不出有什么异常,真弄不明白这破病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随说

Jul 22

我此趟而来,不为感叹时光。时光有什么好感叹的,它若真的存在,也早已沾满了人们的口水,我又何必再添一笔?

只是荒谬的感觉依然无处不在。

越来越厌倦,人与人之间,其实没有太多来往的必要。比如,在一个时间段里,你会频繁地跟某一个圈子的人吃吃喝喝,你们每次都好像志同道合,三观都正,话很投机。但一个循环下来,你会发觉,其实每次的话题都差不多。这一次只不过是把上一次说的话重复再说一遍而已。这或许是源于人内心的不安全感,我们都需要像年检一样,过一段时间就找某一类人,看他说的话跟上一次差别有多大,如果都差不多,彼此就很放心地,回家洗洗睡,如果有一方说的跟上一次差别太大,你便会在内心恨铁不成钢地吼一句:某人,你竟然变了?!

变你妹!

我甚至不好意思指责他们的虚伪。其实,我又付出了多大的真诚?
所谓忧伤,一点也不高贵,无须沉溺其中不能自拔,但要命的是,忧伤总会不期而至,其实,这一句早已落入俗套。

你要什么,你自己真的不清楚,我有时怀疑,我内心可能是真正喜欢那种麻木的生活的。比如按时上班,领够养活家庭的薪水,这样很好。但我有时又怕被人(特别是自己在乎的亲人朋友)认为我胸无大志,所以,必须做出要干点什么事的样子,我就是这样,变得越来越害羞的。

你打破了什么?创造了什么?有意思吗?

我甚至痛恨集结成篇的文字,我现在一听到说某人文字很好,我就觉头大。没有什么值得显摆的,专业就是蒙牛,你就是刚刚冲破混沌液质的那头蛆。

其实我写下上面这些东西时,我已形成了我自己内心的小鸡贼,关于这方面,点到即止,我的鸡贼,你们复制不了。

我甚至不再看不惯他们了,我越来越怜悯,怜悯自己,竟然要跟他们处在同一时代,我们诉求相同,却各自表述,说到底,是看谁活得比谁长。

算了,就先写到此,我终于写了一千字了差不多吧。

问候还会偶尔来瞧这个破博客的朋友们,虽然,这种问候里,真诚的诚分很少,但全属客套倒也未必。

我都惊讶于自己以前的话唠,怎么对生活有那么多话要说呢。。。我现在都不知道要写些什么了时间会让所有的文字都变得毫无意义。

写点啥呢写点啥呢。。。。

无聊,用爱风录了一下钟立风的伤感旅行,折腾了个多钟头才把歌曲拿到电脑上,折腾了快一个钟头才把歌曲转成mp3 ,再不断地上传失败,自不赘言,只能感叹一句,技术盲真惨。到最后是队长帮我上传的特此鸣谢。

废话少说,听吧。权当一乐。http://t.cn/zOWcV6y  或点这里 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qSPcDKqO39g/ 

成群的候鸟 排成一队 向南方飞去
她微笑的脸上 有忧伤的痕迹 挥舞起手臂
嘿 孤独的旅人 开始了一次 伤感的旅行
嘿 沿途的风景 纯朴的歌曲 遥远的回忆

蓝色的天空 青色的山岳 黄色的田野
空旷的平原上 一棵橄榄树 随着风飘舞
嘿 一望无际苍茫的原野上 就那么一棵橄榄树
嘿 一个幻梦般的少女 靠在我身上 想着远方

嘿 孤独的旅人 开始了一次 伤感的旅行
嘿 沿途的风景 纯朴的歌曲 遥远的回忆
嘿 一望无际苍茫的原野上 就那么一棵橄榄树
嘿 一个幻梦般的少女 靠在我身上 想着远方